当前位置 :主页 > 互动交流 >
她去西安以后
来源:http://www.railwayunioncricket.com * 发表时间 : 2019-06-14 14:15 * 浏览 :

可是,最近我悄悄离婚了,第一次违背他们的意愿做了自己的决定。长辈们至今不知道,我知道这个事实一旦曝光,在我那个大家庭里一定会掀起了一阵狂潮。因为,这个婚姻是他们指定的。妻子父亲也是高官,我们的结合是那种家族双赢式的,根本没有感情可言。

我在家乡读高中时,就有自己喜欢的人,玲儿是我的同班同学。当时我和她是学校有名的尖子生, 每次考试,不是她第一就是我第一。我们偷偷地相恋,有着同一个梦想北大,我们相约将来在未名湖畔公开我们的恋情。可是,我们未能如愿。虽然我的分数考得很高,但长辈执意让我留在武汉读大学,因为我家的事业在这里。而她顺利地进了北大。两只同行的大雁,被迫分飞了。

即使这样,也没阻碍我们的发展,反而更加深了我和她的感情。我们靠书信传情,诉说着对方的思念。那时网络还没有现在普及,但我们几乎天天都能接到对方的信。只要有假期,我就会第一时间赶到北京去和她相会。北大校园,香山公园,颐和园,圆明园,长城等等,都有过我们相拥的身影。那时,我们很单纯,根本没想过我们将来会遭到家庭的强烈阻挠。

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,她带我回去见了她的父母。她父母见到我很高兴,很支持我们在一起。就在我们商量着见我家长的时候,家里出事了。因为父母不同意弟弟的恋爱,他和那个女孩子离家出走了。家里人都急坏了,那时的重点就是找他。那种情况下提我和玲儿的事太不合适,而且我心里隐隐觉得他们会反对我们,所以放下了。

玲儿善解人意,不管什么事情,她第一个想到的都是我的感受,从不为自己考虑。我有时痛恨自己的懦弱,让她受了很多委屈。

听说我家强烈反对,玲儿哭了两天。迫于家里的压力,我们不得不将光明正大的关系转为地下。她没有任何怨言,还一心一意对我。可是没过多久,这样的关系也不能维持了,她父母也开始反对了。我估计是我的家人做了什么的,他们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。

结婚第二年,我们有了孩子。但这也没让我们的关系有任何好转,我们之间除了孩子,就没有别的了。

她去西安以后,家里开始为我物色媳妇,这样认识了我的妻子。她和我一样也是迫于家里的压力,和自己喜欢的人分手了。这一点,我们在结婚前说过一些。妻子也是个贤惠的好女人,我家人都比较喜欢,但我的心不在她身上。

比较起来,我一向是兄妹三个中比较听话最省心的一个。因为我一直都是按家长的意愿做,所以他们对我比较放心。待弟弟妹妹们的事情过去一段时间后,我终于找到一个机会,把我的事情对家人说了。结果和料想的一样,遭到了家里所有人的反对,他们不允许一个没有任何家庭背景的女孩进我们家的门。

其实,婚前,我们各自都有喜欢的人,但他们都不符合家族的要求。

她要离开了。她哭着说,她可以忍受任何苦难,但是不能牵连父母。她决定去西安,分别时,她哭得说不出话来,我的心情也灰暗到极点。其实,我也想像妹妹那样净身离家的,但那样肯定会牵连到她的家人。

妹妹出嫁的时候,因为和家里闹翻了,所以没有一个人敢去参加她的婚礼。我们兄妹三个感情很好,后来我和弟弟偷偷跑去了。妹妹看到我们的时候,兄妹三个人抱在一起大哭。妹夫家很穷,临走时,我和弟弟把自己的积蓄留给了他们。当时玲儿也在场,看着妹妹连像样的首饰都没有,她把我送给她的项链、耳环、戒指都取下来送给了妹妹。

我有个大家庭,而且同样富有而传统。从小到大我没有自己的意愿,被长辈们教育成乖孩子,读什么书,走怎样生活的道路,以及婚姻大事都被家长们控制着。我爷爷曾是高官,家族在老家那边很有势力。爷爷和父亲都是很要面子的人,不允许家里任何人对他们的决定有疑义。我一直在承受,把一切憋在心里。

有一次,我回老家看爷爷,在一家饭店和朋友吃饭的时候,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是玲儿。那时,她已从西安回了老家,在一公司上班。

婚后,刚开始我们还好,但没有过太长时间,我们之间就无话可说了。为了摆脱这种尴尬,我拼命工作,能出差就出差,为的是避免和妻子在一起。妻子也很痛苦,经常一个人坐椅子上发呆。

几年不见她还是那样,只是眼里有着挥不去的忧郁。她还是一个人,记得分手时,她说过,如果我们家里不同意我们在一起,她的心仍然是属于我的,会等到我35岁。

后来弟弟回来了,家里不得已同意了他和那个女孩子恋爱。我为弟弟高兴的同时,似乎也看到一线希望。可是正当我要鼓起勇气向家里报告我恋爱的事时,家里又出了问题。妹妹找的男朋友,又是个让家人不满意的人。但妹妹不愿屈服,毅然离家自作主张把自己嫁给了那个穷小子。我们的事,因此又一次被耽搁了。

是的,我们家三个孩子的婚事都不顺利,严格地说,是不符合家族的要求才这样的。

从家乡回来后,我把与玲儿相遇的事告诉了妻子,更告诉她我仍爱着玲儿。

甜蜜爱情一直持续到大学毕业,她本来想考研的,但为我放弃了。我大学毕业后,家里要求我参与家庭的生意,我只得留在武汉。玲儿只身来到这里,在我一个亲戚的公司里任职。

父亲看出我抵触的情绪,找我谈了一次话。他口气强硬地说,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,还差点失去一个儿子,但为家族的利益和面子,不怕再失去我这个儿子。后来,七大姑八大姨也轮番上阵批评我,劝说我,弄得我焦头烂额。爷爷还威胁说,如果我坚持和她在一起,就把我赶出家门,而且玲儿的父母也不要在原地安稳工作了!爷爷一向说一不二,我知道他做得出来。

应该说我们两家是门不当户不对的,她的父母只是普通工人,而且属我父母管。

再次重逢,接下来发生的事不说你也能猜到,因为我们深情还在,那种感情没有因为时间空间的阻隔淡漠一点点。

当时家里不知道我有这样一个女朋友,虽然家里早在武汉为我买了房子,但我和她还是在外面租房住,我们管那叫家。她是个好女人,对我很体贴,做卫生,洗衣,做饭,非常完美直播 ,从不让我插手。每次我要帮她,她都会说你在外面工作已经很累了,家是你休息的地方。

上一篇:两个中的另一个是鹿晗的好兄弟老高 下一篇:没有了